中新网昆明7月31日电 十年时间,从绿皮火车的悠然缓行,到复兴号的风驰电掣,云南从中国路网的“边陲末梢”走向联通内外的“区域枢纽”

中新网昆明7月31日电 十年时间,从绿皮火车的悠然缓行,到复兴号的风驰电掣,云南从中国路网的“边陲末梢”走向联通内外的“区域枢纽”

中新网昆明7月31日电 十年时间,从绿皮火车的悠然缓行,到复兴号的风驰电掣,云南从中国路网的“边陲末梢”走向联通内外的“区域枢纽”
中新网昆明7月31日电 十年时间,从绿皮火车的悠然缓行,到复兴号的风驰电掣,云南从中国路网的“边陲末梢”走向联通内外的“区域枢纽”。铁路工务人既是参与者,也见证了时代之变和昆铁之进。刘文辉是中老铁路普洱基础设施段琅勃拉邦维保管理中心副主任,也是一名从业30余年的工务人员。1991年,刚参加工作的刘文辉被分配到贵昆铁路的一个沿线小站,他回忆,“那时候的列车运行速度慢、运量也不高,检测线路设备都用木道尺,调整钢轨的平顺度更是全凭一双眼睛,靠经验”。时速60公里的贵昆铁路,刘文辉养护了十年,一把木道尺、一双眼睛就是养护标准,道镐、耙子、石砟叉、套筒“四大件”是那时干活的标配。随着云南铁路进入发展快车道,路网结构扩充、提质升级,泛亚铁路的蓝图徐徐铺展。刘文辉手中精度不高的木道尺换成了经久耐用、精度相对较高的铝合金轨距尺,无缝化改造也让车轮与轨缝碰撞的“哐当”声渐渐埋于记忆深处。随着云南“八出省五出境”的铁路主骨架构建起来,2016年,沪昆高铁、南昆客专云南段快速推进,群山里传来沪昆高铁动态检测的车鸣声。为迎接云南的第一条时速每小时300公里的高铁,刘文辉到精调现场跟班学习,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电子道尺。精调施工现场作业组测量数据都以电子道尺和轨检仪为主,TQI值是检测高铁轨道平顺性的重要标准,毫厘之差都要定量调整每一根轨枕。“工务的‘大老粗’干活现在越来越精细了。”他感慨道。刘文辉表示,从木道尺、铝合金轨距尺,再到电子道尺,道尺的衍变史是工务人向追求卓越、精细运维转变的过程,也是中国铁路与时俱进、科学发展的真实写照。一根根铁轨将天堑变为通途,将山河、城乡、民心连接,云南民众的出行从“走得了”逐渐转变为“走得好”“走得快”。而中国铁路的标准和技术也随着中老铁路走出国门。2021年9月,刘文辉来到了老挝,初到他乡,他便率先体验了这条铁路。“顺畅、丝滑,想不到时速160公里的普速也能带来高铁的体感,不愧是标志性工程。”他说。刘文辉表示,不仅要把中老铁路建设好,更要维护好。高精度的轨检车每月在中老铁路磨万段检测两次,结合静态检查、人工添乘,有针对性地下达整治计划。“精细检查、精准分析、精研计划、精实作业、精确验收,线路的稳定性和动态检测优良率都非常高。”他说。如今,刘文辉除了完成铁路养护的“精细活”,还担任老挝徒弟们的“严师”,教中文、讲规章、授技术,与更多老挝工务人共同维护好这条象征着中老友谊的铁路。(作者 周星)责编:秦雅楠